R迈生活

Heikki 辛苦有成果

Heikki Kovalainen这样的人,在芬兰赛车手里并不常见,严以律己?不苟言笑?果敢沉默?显然这是你对他祖国的印象,但在拉普兰这个地方的人通常比较和蔼好相处、不像他们南方的同胞那样冷若冰霜,看看Heikki,你可以说他并不是一个太有个性的人:比起去年此时,McLaren这支车队的气氛显然是和

R迈生活2020.06.07

Heikki Kovalainen这样的人,在芬兰赛车手里并不常见,严以律己?不苟言笑?果敢沉默?显然这是你对他祖国的印象,但在拉普兰这个地方的人通常比较和蔼好相处、不像他们南方的同胞那样冷若冰霜,看看Heikki,你可以说他并不是一个太有个性的人:比起去年此时,McLaren这支车队的气氛显然是和乐多了,去年即便是在没有比赛的时候,Lewis Hamilton和Fernando Alonso这两个人都还可以持续发展出较劲的敌对意识。
但打从Heikki在F1出道以来,他就始终得要面对人们拿他来做一种不太好的比较,因为他似乎总是在填补Alonso所留下来的遗缺、跟他交换位置:首先是在Renault替代Fernando,他在那里成了Renault赛车表现不佳的几个代罪羔羊之一,儘管处境令人同情,结果他还是被赶走了,因为要空出席位给…你知道我在说谁;然后到了McLaren,该队需要一位坚实的团队合作者(儘管有人说他们更想要的是Nico Rosberg,只要Frank Williams愿意放他走),他们很快就接纳了Heikki加盟。
因此,他坐上了F1最佳的席位之一,可是就负面来说,他得要努力求取表现,因为在他的车库里面还有另外一位更强悍的对手,但就如同他在我们参访McLaren美轮美奂的健身中心时所说的:那或许也不是件坏事……
 

Heikki  辛苦有成果「1001下…1002下…OK,结束了!」Heikki Kovalainen于2008年7月在McLaren科技中心的健身房内。

从你在F1的首季开始,你就一直是穿Fernando Alonso的旧鞋,而今年你成了Lewis的队友,一进入F1就立即面临人们的比较,这是什幺样的感受?

我认为能有一位最佳队友是很好的─那真的可以推动整个团队向前。对我来说,我并不担心有一位速度很快的队友,我始终相信我可以击败F1的任何人,因此我的目标就是要与我的队友表现相当、甚或更好,队友愈好,挑战就愈大,这完全不是负面的压力─甚至可以说那是正面的:当我落败的时候,我可以看看他们是哪些地方做得比我好、并且向他们学习,所以这对我而言是非常好的状况。

同时,相较于Lewis,不会有各国媒体时时跟盯着你、注视着你的一举一动,你会否觉得你的压力稍微小一点?


我并不这幺认为。Lewis完全专注于他的工作,而且他的表现非常优秀;他是有几场比赛跑得不好,但我们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时候,假如是我遇上类似的状况,我也不认为那会影响我的表现─我也可以保持专注。Lewis和我都给了自己许多的压力,我们都想要赢比赛、拿冠军,而当我们觉得自己没有发挥100%的潜力时,我们本身就会率先批判自己。

芬兰是个人口相对较少的国家,但是却出了这幺多伟大的车手,你认为何以致此?是不是檯面下的原因?


[笑]不是在檯面下─或许是在别的地方!这个问题很难找出正确的答案,但我所想到的─许多人也确实会想到的─是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驾车了,我们冬天的时候湖面结冻、就像个封闭赛道,假如你和你的爸爸同行,你就有机会可以开开车,所以当我长大到脚可以踩到踏板的时候,我马上就在练习开车了,并不是学习如何赛车、而是如何换档让车子动,那里的冬天很漫长,因此我们绝大部分的“Kimi和我从来不会谈论赛车,我们的车队是最大的对手…”时间都是学习在滑溜的地面上驾驶,但我不知道这对于赛车驾驶有没有帮助……
 

既然要讲「不是檯面下」,那幺当Kimi Raikkonen也在那里的时候,他有多常找你?


他不在那里的时候反而还比较常…[笑]我们会保持联络,但我们从来不会谈论有关赛车的事情,我认为我们的专业程度足够让我们不会去谈,因为他的车队和我的车队是最大的对手。


去年日本大奖赛的那个週末,我们听说他老爸和你老爸有些事情……


对,那个週末他们在芬兰的传奇锦标赛(Legends championship,机车引擎、单座式样、管状车身)单挑赛车,我在日本站击败了Kimi,而我老爸则在传奇大赛击败了Kimi老爸,所以这是我们的二比零胜利;他们今年还有参赛,目前是我老爸以三比一胜出。

Heikki  辛苦有成果 


Heikki以一派轻鬆的态度来掩饰他固执顽强的竞争本色,2007年在富士那场日本大奖赛的表现,是他职业生涯的一个决定性时刻:在暴雨中奋力驾驶、站上了颁奖台,而且终盘还制住了Raikkonen的紧迫盯人。11月,当他同行的其他车手都在度假的时候,他跑去街上压马路、参加纽约市区马拉松,他轻鬆地以三小时36分的杰出成绩跑完全程。


因此,据称当McLaren老闆Ron Dennis说Heikki没有把健身的工夫放在正确的项目上时,你便可以了解为何他改变了看法;显然,McLaren希望车手的生理调适可以因应该队在工程以及表现上的超高水準,当你来到McLaren科技中心的健身房时,你可以看到曲线柔和的墙壁玻璃上镌刻了激励性的标语口号、可以看到训练师以毫无偏差的精準「形式」在检验每一项设备。


在赛道上也是有着类似的历程,Heikki今年的成绩并不如他的队友─部分是因为运气不好,部分则是因为他努力都搞不定后轮的抓地问题,如果只讲单圈─例如排位赛─他和Lewis的差距很接近,但直到在匈牙利站获胜之前,他在比赛终盘时的位置往往并不好,不过车队当然是挺他的─不光是去感觉他是否犯了什幺错,而是清楚定义出他需要「自我加强」(如Ron所言)的领域、并且不透过公开鞭策的方式。


Ron Dennis说:当你在车队里改革了健身方式之后,你必须採行不同的训练「进程」。那是什幺意思?


这里的改革健身方式与我以往所习惯的并不相同,基本上,去年我做最多的健身就是训练心脏功能,我在2007年底参加了马拉松,而且我的训练多是以耐力为基础,强度则是比较弱的一环;McLaren的人类功能主管Aki Hintsa曾经与许多车手共事,因此他很清楚理想的物理参数是怎样的,如今我在许多不同的领域下功夫,我的耐力仍然很强,但我有了更大的瞬间力量:反应更好的肌肉、更敏捷的反射…我进步了很多。

哪一项比较糟糕:服兵役时被士官长骂?或是被Flavio Briatore(Renault领队)骂?


[笑]呃,这两种人在许多地方是共通的,两个人都非常吵!你必须戴好耳塞─结果仍然都还听得非常清楚。两者的底线是:一定是有合理的原因,你才会被骂,这就是Flavio推动人们向前走的风格,当我和他共事时,我推测假如他不这样做的话会更糟糕─因为那就表示他已经不抱希望了,我对此并没有问题─和他共事很OK─但老实说,我比较喜欢McLaren的氛围,这里比较沉稳得多,假如他们想要批评,他们会告诉你怎样做才能够进步,Flavio在这点的帮助并不大,他只是让你知道他在不爽,儘管我也无法反抗他。

在你看来,Renault和McLaren最主要的不同之处在哪里?


根据赛车的性能来说,我觉得这里的车子抓地力更好、引擎的马力也比较大一点,但意外的是,差别其实非常小─当你看单圈时间的时候,感觉差别很大,我并不知道今年的Renault在具体上是否有比去年好,但当我驾驶McLaren的时候,我首先感觉到的就是它在弯道中拥有更大的下压力─我可以用更高一点的速度来过弯、可以更晚煞车、而煞车的安定性也好一点。显然McLaren是一支规模比较大的车队,因此也有更多的资源与人力来改善车子,每当我提出任何的看法,他们都会记下来,下次再进行同样的项目时,我可以知道已经有人在这里下过了功夫,问题与处理的反应非常快,我发现这是一支很积极向前的队伍,每个人都表现出使命感,这里没有「呃…没有」这种不确定的话语─批判或是奉承─我们都活在真实的世界里;这幺说,并非表示我在Renault有任何这一类的问题,大部分时候我认为我和他们共事得很好、而他们也很支持我,但我从这里的每个人身上感受到100%的绝对使命感─当我说话时,每个人都信任我,处在这样的环境是真的很好。

你还没有过自己的汽车,是真的吗?


是真的!我从来没有买过汽车─倘若我的余生能够继续这样下去,那就太棒了,我很喜欢开着现在公司提供的车子。

当你对成绩很失望时,你如何让自己振作?


发生那种状况的时候,你是不可能高兴得起来的,当时会不爽是正常的,但是赛季很长,你不能一直这样下去,因为那会让每个人都跟着士气消沉;你只需要明白是哪里出问题,然后往积极面看、继续前进。

有哪些其他车手跟你算是朋友?


Lewis当然是,我们又是队友、住在相同的城市,而且我们都喜欢运动─我们常常一起打网球,他是个很好的朋友,就像Kimi一样;我在比赛週末常常和Mark Webber聊天、还有David Coulthard;我和Sebastian Vettel打羽毛球…我可以在比赛之外的时候和他们好好相处─然后在赛道上仍然像仇人一样地战斗。

在一年当中的这种时候,通常车队内部的气氛并不轻鬆,因为之前据本刊所知,车库里已经传出了耳语、说有一位车手可能就要因为成绩不好而被换掉,儘管McLaren在檯面上是不动声色的;但是最终Heikki的位子还是安稳了,因为他们喜欢他的态度,当他们告诉他说需要自我提昇时,他就照做。

Heikki  辛苦有成果 


成为首先获得2009年新合约的车手─留在McLaren─对Heikki而言是意义重大的,对于一支在传统上吝于讚赏、斤斤计较的车队来讲,这是挂了一个很大的保证,先前车队以外的人士─当时绝大多数的人─都推测他可能会被换掉,而这也是一种正面鼓励的工具:如今他可以专注于2008年最后这几场比赛、拿出自己最好的表现,而不需要太过于担心他的未来。


但怎样才叫做最好的表现?有人说车队看待他就是Lewis Hamilton的二号车手,就如同Michael Schumacher在Ferrari最成功的时代、Rubens Barrichello所扮演的角色一样,你在Heikki身上比较少看到的特质─如铁一般刚毅、战力高强─可不会同意上述的看法;正面乐观的Heikki会说能有一位很快的队友可以给你一个完美的追随目标、搞政治都是小鼻子小眼的事,历经2007年纷争的McLaren,如今伤痕已经癒合,他们知道这是真理。


毕竟,当你拥有一位又快又好的人,只要你脑子正常,你会想找别人来换掉他吗?

F1车手如何锻鍊?

有些人说Ayrton Senna以往休季的时候都泡在海滩上,但是当今的车手每週有五六天都要做训练─即便不是整天、多少也是要做一点,而且那不只是在健身房里面:他们可能会骑160公里的自行车、或者是打球,Heikki Kovalainen冬天就会花许多时间在拉普兰附近的卢卡进行越野滑雪。


他也会定期到英国沃京的McLaren科技中心、进行Technogym F1训练机的操课─那是一台使用複杂重力滑轮系统的机器,可以模拟他的颈部在比赛期间所承受的压力,冬季期间强化自己的强度和体格是很重要的,因为一旦赛季开始了,你就得要跟着每场大奖赛当空中飞人,很难有机会安排一套结构完整的训练计画。

Heikki  辛苦有成果 


车手会用到他们身上每一组主要的肌肉群,因此他们比绝大多数运动员都有着更广泛的训练範围,车队物理训练师同时着眼于耐力以及强度─重量训练大多重视来回的速度、而非能拉起多大的重物。


「F1车手必须要拥有拳击手的上半身强度、战斗机飞行员的反射能力、以及马拉松跑者的斗志和有氧体态,」McLaren训练师(前皇家海军陆战队员)Gerry Convy说:「我使用武术来训练车手的全身状态、并增进他们的反射能力。」


McLaren训练计画中最辛苦的项目就是健身体态评量,这是一种耐力考验,包括令人畏惧的最大摄氧量(VO2 Max)测试:骑一台静态脚踏车,每隔两分钟施以25瓦的抗阻、直到他们的双腿再也踩不下去为止,由车手呼吸中的氧气及二氧化碳数值,车队物理训练师可以计算出车手的身体能够运输并使用多少氧气。

 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

猜你喜欢